北塔区信息网
科技前沿

刘石:星落云散的古代书仪 ??从戴姜福先生致启功先

发布日期:2020-09-16 05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1988年冬天的一个黄昏,只有两人的浮光掠影楼里光线暗淡,使得这间难得少客的屋子更显幽静。我拿着在废报纸上临写的《兰亭序》去向启功先生请教,记不清借由何种话头,他对刚入学不久的我谈起了早年往事。他的一段话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:“现在日子好过了,养育我的母亲和姑姑却不在了,跟着我吃了一辈子苦的妻子不在了,培育和提携我的老师也都不在了。所以现在有人要我去哪儿玩,有人要请我去吃饭,我都不敢去。看见好看的风景,看见好吃的东西,我心里都不得劲。”屋里虽然幽暗,仍能看见老先生眼里闪着的亮光。

为什么只是“附学”,而不专请戴先生来家设馆从学呢?原因很简单,家境不许可。

原标题:刘石:星落云散的古代书仪 ??从戴姜福先生致启功先生的一件手札谈起

戴先生是启先生曾祖父溥良任江苏学政时的拔贡,入京后考中举人,在北洋政府下设的“评政院”任职,后转而去教家馆,同时教东单赵家的赵守俨和礼士胡同曹家的曹岳峻两位,启先生其时十六岁,到曹家随戴先生学习文史辞章,算是“附学”。

这件手札(上图)今年5月间得于嘉德“浮光掠影??启功先生旧藏友朋书札”专场。作者戴姜福先生的声名可能不算显赫,但它却让我想起许多难忘的往事。

启先生是雍正皇帝的九世孙,他的八世祖弘昼比哥哥弘历也就是后来的乾隆皇帝晚一个时辰出生,没能登上皇位。到了曾祖父爵位累降,只封了个奉国将军,俸禄低到难以养家糊口,于是辞去封爵,下科场求功名,一举登第。他曾作江苏学政,戴先生就是他在任上选出的拔贡。祖父毓隆走的也是同样的道路。

后来读到《夫子循循然善诱人》《记我的几位恩师》等文章,又读到启先生晚年的回忆录《启功口述历史》,更多了解启先生的平生遭际,也就更多明白他那段感人肺腑的话语里饱含的辛酸和沧桑。而他那段仓皇岁月里的一位重要人物,就是戴姜福先生。